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澳門中華詩詞學會

 找回密碼
 申請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58|回復: 3

夜访武当山黄庭观

[複製鏈接]
蓝台 發表於 2009-8-21 18:02:26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    车开到武当山已是黄昏时分、随团的导游说,暮色下的武当山虽然深幽奇丽,但毕竟人烟罕至,很难参观;于是在导游的指点下、车又开到了乌鸦岭停车处,一团人借宿玄武宾馆。
   
    天,已到掌灯时分;人却,思绪澎湃;我对导游说,武当山我很熟悉啊,太和宫的玉蹇道人,早年和我有一面之缘,现既重返武当山,深夜造访故友,亦为一件快事。
   
    导游是个直爽的美女,于是帮我在宾馆前台要了个油烛灯,说是晚来进山游客的必备,亦算仿古之用。
   
    灌满油,拨灯芯,我向天柱峰攀去。夜深沉,疏星半露,斜月微笼,天柱峰的石阶恐有千级吧
   
    我提着灯,沉默不语,头只望着高高的石阶,耳,却听深山的万籁之音:应有出没的异鸟,在峰旁两侧的密林怪叫,伴着悠远的月光,那声音若一缕青光,袅然升腾在虚白之中;应有倒悬在峰前的幽涧,那一条飞练,击打在崖石上,发出阵阵回音,若一曲《水龙吟》,在山壁中盘旋
   
    步深沉、衣沾晚露;目幽远,看着掩映在深山道观发出的微黄灯光;人、思绪飞扬,想,道观的门是否还半掩着;经卷旁的灯是否还亮着?玉蹇道人是否还在剪灯、抱中守一?
   
    随星月的半转流逝,来到太和宫已经是晚十点;人的呼吸却变的不均匀,大概是疲惫了些。我做深呼吸,调好息,穿过大殿,碑林,我敲开了玉蹇道人丹居之处—黄庭观。
   
    黄庭观应该是太和宫古建筑群中,非常幽静的一处:它远离了正殿,平日少了进山香客的滋扰,故多了几分离尘气;它建在一矗密竹之中,竹声凤箫吟、兰月照苔癣,应该是练气者风水最佳处。
   
    门扣开了、道人依然皂衣、紫带,一缕美须在月光下随风飘荡;半声寒暄,道人将我引进了他的丹居之处。
   
    武当上好的碧珑茶,采自海拔一千多米的茶场;用清冽的丹江口水砌成,放字紫玉壶中,别有一番仙味。我微掬一口,一滑爽之气顿下十二重楼,落入丹田。
   
     不喜和道人谈论家事、国事;亦不喜和道人谈论彼此经历,因为你入道门,自有深深莫侧机缘,我乃凡人,打听无益;我纵有芊芊心结,向道人倾诉,也是滑稽之举。
   
     道人做双盘在藤条椅上,目光如室内的灯光;幽深和肃穆;我平时练丹多年、虽亦拜名师,但却是求学年代,学道亦如入世法,当月月、年年递进,每次的变化,若无师之点化,则若同水东流去,功垂退也。
   
    “三年炼己、何解?我明知炼丹之人,学道之处必须炼己,直到心若止水、方可行练气之法,然三年是否漫长?”我问道。
   
    道人说:三年练己,不过是为求心宁静而人为设置的前置法;虽为确语,但却有违背道法自然:于炼丹之人,若想求功成丹圆,当心时刻若圆空之镜,不起杂质,若心不纯;则丹难成焉。名为三年,却是一生,冠三年,不过是下手之语罢了。
   
     我,点头深思。
   
    “炼丹之时、为撵走杂念,常有打念头之说,此为何解?”我问道。
   
    “打念头,原为佛门之法,后道佛通融,故道门也沿用之。不过是,看念头来了,任它来也;念头去了,随它去也;你之正心,依然秉持正念,让杂念、随波逐流,自生自灭,一切取法自然。”道人回答。
  
    “五气归元、和五气朝元,有何区别?”我问道。
   
    “五气归元,是道家传统修身炼养法,不过取五脏之自然色、配以存想法,让五气自然归位,归到丹田之中;自然五脏醇和;阴阳自然互谐,当为入门之法也;五气朝元,则为炼丹之高级阶段;五气依然是五脏自然之色,经过长时间的练神,而变得通体莹润,而要自然朝向元神之居。“朝元,即是印堂里的泥丸宫,当印堂处,有三花来聚,有五色之彩气聚集,则金丹大道不远也。”道人回答。
   
     这时,观外的浑钟响了起来,我一看时间,已经是子夜时分。我看着道人,一种苍凉感,顿然而生,却又不想说的那么透、那么明。
  
     我一笑,问道:“我是凡人,请问,炼丹法中的----一切疾病苦痛立刻消失而解?”
  
     道人也淡淡一笑。他把录音机打开,放起了《三宝歌》,这三宝歌是道教传统音乐,音色浑厚而圆润,配以自然之鸟语花香,而显得天地人合一,把精气神这自然三宝之功用演绎的淋漓尽致。
   
     曲声悠扬,空体净灵,道人说道:“一切疾病、生老病死、虽为自然之规律,但人若配以意志,辅以炼养,则一切不顺、不平‘消已无形,谓之顿消法。”
   
     子夜的思绪变的轻灵,道人突然起身,推开窗户,让我看看窗外:
   
     我将目光透向窗外:看见夜色迷离,晓雾苍茫,月落天柱峰、灵霄山脉;云隐深壑;自然之气沉浮在山谷;我深深的吐呐一回,看见呼吸的气息变成九天的珠星,正密布在绛河之中;人之心空若海,仿佛窗下的万倾素色、万般碎露;万种阴霾;万千气运,正随我之空灵心境变的祥和而幽静,若紫气东来;若天枢开启;若羽化之蝶衣,清晰而渺远
   
   “我明白了,所谓道法,不过是取法自然,效法自然,施法自然,人是自然产物,免不了忧伤落寞,免不了自然之变化侵袭,而让灵静之心染上杂质,向道之人,则秉持自然中正,让内心的天平随砝码自然调节,则心若池水般绿,不是遥远。”我说道。
   
     道人一笑说:你虽未闻道,但心已被道之磁化,也算你不须深夜造访之行了......
   
   
   

   

評分

參與人數 1威望 +9 收起 理由
馮傾城 + 9

查看全部評分

 樓主| 蓝台 發表於 2009-8-21 18:04:25 | 顯示全部樓層
今天有空,多发两个帖子;(旧帖)
字不算好,但还能读
改日上来,谢过回复者
馮傾城 發表於 2009-8-21 19:43:13 | 顯示全部樓層
比贾平凹的访胜悟道之文更有内涵,学习了!
 樓主| 蓝台 發表於 2009-8-22 19:15:12 | 顯示全部樓層
[quote]比贾平凹的访胜悟道之文更有内涵,学习了!
馮傾城 發表於 2009-8-21 19:43

------呵,你真会夸人啊!

我没读过贾平凹的文章,不敢评论;

谢谢抬爱了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申請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機版|小黑屋|澳門中華詩詞學會

GMT+8, 2024-4-25 20:0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