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澳門中華詩詞學會

 找回密碼
 申請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694|回復: 0

祓 禊 上巳節

  [複製鏈接]
秋雁 發表於 2016-10-3 17:26:0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祓 禊   上巳節

祓(普通話fu2,粵音“弗7”):古代習俗,為除災去邪而舉行儀式。
祓除:古代習俗,為除災去邪而舉行儀式。通常於歲首在宗廟、社壇中舉行,而尤以陰曆上巳日在水邊祓除為最流行。又稱爲禊;其方式,或擧火,或熏香沐浴,或用牲血塗身。參見“禊”。亦用為使純潔之意。

禊(普通話xi4,粵音“系”):祓祭,古人消除不祥之祭,常在春秋二季於水濱舉行。陰曆三月三日上巳修禊,尤爲流行。
春禊:古代習俗,於陰曆三月上旬之的巳日(魏以後始固定為三月三日),到水邊嬉游,以消除不祥,叫做“修禊”,也叫做春禊。
(以上讀音與釋義,根據《香港商務新詞典》)

春禊古稱上巳節,在農曆三月的第一個巳日,其起源有幾種不同説法,有説是一個紀念黃帝的節日。相傳三月三日是黃帝的誕辰,中原地區自古有“二月二,龍抬頭;三月三,生軒轅”的說法。魏晉以後,上巳節改在三月三日,到元朝時又改回三月上巳日,可證之白樸雜劇《牆頭馬上》第一折:“今日乃三月初八日,上巳節令。洛陽王孫士女,傾城玩賞。”

張仁青《歷代駢文選》(台灣師範大學1963年版):“我國古代有修禊之俗,於夏曆三月上旬之巳日(即上巳日)行之。是日官民皆臨水灌濯以祓除妖邪(見《後漢書禮儀志》)。風雅之士、輒集列於曲水之兩旁,投觴於水之上流,任其循流而下,止於某處,則其人取而飲之,謂之流觴(見《荊楚歲時記》。)。自曹魏後,但用三月三日,不復泥用巳日(見《晉書禮志》)。民國以還,改以國曆三月三日為修禊之辰,並廢上巳之稱。惟此類雅集,多行於太平盛世,近歲青犢頻傳,紅羊佚遘,鴻都舊侶,鄴下碩彥,莫不眷蒼生之哀樂,瘁心志於邦家,是此風之式微,幾呈休止狀態者,亦理所應爾也。”

至於上述“曲水流觴”之源起,南朝•吴均《續齊諧記》曰:“晉武帝問尚書郎摯虞曰:三月三日曲水之義何指。答曰:漢章帝時,平原徐肇,以三月初生三女,至三日俱亡,一村以為怪,乃相與至水濱盥洗,遂因水以泛觴,曲水之義起於此。帝曰:若如所談,便非嘉事也。尚書郎束皙曰:仲洽小生,不足以知此,臣請說其始:昔周公城洛邑,因流水以泛酒,故逸詩曰,羽觴隨波流,又秦昭王以三月上巳,置酒河曲,見有金人奉水心之劍,曰:令君制有西夏,及秦霸諸侯,乃因其處立為曲水祠,二漢相緣,皆為盛集。帝曰:善,賜金五十斤,左遷仲洽為陽城令。”

又據宋‧黃朝英《靖康緗素雜記•曲水》所引:
《韓詩》曰:“鄭國之俗,三月上巳之日,於溱、洧二水之上,招魂續魄,執蘭草祓除不祥。”上巳,即三日也。曲水者,引水環曲為渠,以流酒杯而行焉。《漢書》:“八月祓霸水。”亦斯義也。又《荊楚歲時記》云:按《詩》曰:“溱與洧,方渙渙兮,士與女,方秉蘭兮。”註云:“今三月桃花水下,以招魂續魄,祓除氛穢,並其義也。”元魏孝文帝還洛,引見王公侍臣於清徽堂,因之流化渠。帝曰:“此曲水者,取乾道曲成,萬物無滯。”《風俗通》曰:“《周禮》:‘女巫掌歲時以祓除疾病。’”《後漢誌》云:“是月上巳,官民皆潔於東流水上,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,為大潔。”一說云:後漢有郭虞者,三月上巳產二女,三日中並不育,俗以為大忌,至此月日,人家皆於東流水為祈禳,自潔濯,謂之禊祠。引流行觴,遂成曲水。劉昭註云:“郭虞之說,良為虛誕,假有庶民,旬內失其兩女,何足驚彼風俗,稱為世忌乎!杜篤乃稱‘王侯公主,暨於富商,用事伊雒,帷幔玄黃’。本傳大將軍梁商,亦歌泣於雒禊也。自魏時不復用三日水宴之禮。”

在“曲水流觴”活動中,文人雅士還有集體賦詩之傳統。歷史上最著名的一次“曲水流觴”活動,要算蘭亭會了。晉•王羲之《蘭亭集序》:“永和九年,歲在癸丑,暮春之初,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,修楔事也。群賢畢至,少長咸集,此地有崇山峻嶺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帶左右,引以為流觴曲水,列坐其次。雖無絲竹管弦之盛,一觴一詠,亦足以暢敘幽情。”王羲之並揮毫作序,乘興而書,成就了書文俱佳、舉世聞名、被後人讚譽為“天下第一行書”的《蘭亭集序》(後人亦把此碑帖稱為《禊帖》)。唐‧李商隱《寄在朝鄭曹獨孤李四同年》:“不因醉本蘭亭在,兼忘當年舊永和。” 指的就是《蘭亭集序》帖。與“曲水流觴”類似,古時上巳節這天還有“曲水浮素卵”和“曲水浮絳棗”的習俗,即把煮熟的雞蛋或紅棗放在河水中,任其浮移,誰拾到誰食之。晉•張協《禊賦》中對此就有記載:“夫何三春令月……浮素卵以蔽水,灑玄醪於河中。”

關於春禊,很多時皇帝都會參與。如《宋書•禮志》記載:“自魏以後,但用三日,不以巳也。魏明帝天淵池南設流柸石溝,燕群臣,晉海西鐘山後流杯曲水,延百僚,皆其事也。官人循之至今。”魏晉以後的例子如裴子野《宋略》:“文帝元嘉十一年三月丙申,禊飲於樂遊苑,且祖道江夏王義恭、衡陽王義季,有詔會者咸作詩,詔太子中庶子顏延年作序。”在顏延年《三月三日曲水詩序》中,有描寫天子命駕與會時之龐大陣容:“南除輦道,北清禁林,左關岩隥,右梁潮源。略亭皋,跨芝廛,苑太液,懷曾山。松石峻垝,蔥翠陰煙,游泳之所攢萃,翔驟之所往還。於是離宮設衛,別殿周徼,旌門洞立,延帷接枑,閱水環階,引池分席。春官聯事,蒼靈奉途,然後升秘駕,胤緹騎,搖玉鸞,發流吹,天動神移,淵旋雲被,以降於行所,禮也。 既而帝暉臨幄,百司定列,鳳蓋俄軫,虹旗委旆,肴蔌芬藉,觴醳泛浮。妍歌妙舞之容,銜組樹羽之器,三奏四上之調,六莖九成之曲。競氣繁聲,合變爭節。龍文飾轡,青翰侍御。華裔殷至,觀聽騖集。揚袂風山,舉袖陰澤。靚莊藻野,袨服縟川。故以殷賑外區,煥衍都內者矣。上膺萬壽,下褆百福。匝筵稟和,闔堂依德。情盤景遽,歡洽日斜。金駕總駟,聖儀載佇。悵約台之未臨,慨酆宮之不縣。方且排鳳闕以高遊,開爵園而廣宴。並命在位,展詩發志。”又如南齊武帝曾於芳林園舉行春禊。《齊書》曰:“武帝永明九年三月二日幸芳林園禊飲朝臣,勑王融為序。”陣容雖不如前述樂遊苑春禊之大,然亦頗具規模。王融《三月三日曲水詩序》中有這樣的描寫:“禁軒承幸,清宮俟宴。緹帷宿置,帟幕宵懸。既而滅宿澄霞,登光辨色。式道執殳,展軨效駕。徐鑾警節,明鍾暢音。七萃連鑣,九斿齊軌。建旗拂霓,揚葭振木。魚甲煙聚,員胄星羅。重英曲瑵之飾,絕景遺風之騎。昭灼甄部,駔駿函列。虎視龍超,雷駭電逝。轟轟隱隱,紛紛軫軫。羌難得而稱計,爾乃囬輿駐罕。嶽鎮淵渟,睟容有穆。賓儀式序,授幾肆筵。因流波而成次,蕙肴芳醴;任激水而推移,葆佾陳階。金袍在席,戚奏翹舞,龠動邠詩。”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申請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機版|小黑屋|澳門中華詩詞學會

GMT+8, 2024-5-27 08:09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