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澳門中華詩詞學會

 找回密碼
 申請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632|回復: 1

  [複製鏈接]
秋雁 發表於 2016-5-3 18:10:35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後由 秋雁 於 2016-5-5 18:22 編輯



“嶼”的普通話舊讀為xu4(去聲),今讀為yu3(上聲),粵音則除了香港大嶼山的“嶼”字讀作“如”外,讀為“敍”。(根據《香港商務新詞典》)
香港中文大學粵語審音配詞字庫對“嶼”字之粵語注音亦大致如上。

復旦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研究所副教授陶寰:「普通話中並不是沒有習非成是的讀音,比如“嶼”,古音同“序”,但現在沒有人把“島嶼”說成“島序”的。」

至於,為何會習非成是讀作“yu3”呢?筆者認為,大概是依“有邊讀邊”,取其邊旁“與”字的讀音吧(“與”字的普通話讀音亦為yu3)!陶寰指的是普通話讀音,但在粵語方面,卻很少人將“嶼”字讀作“與”的(雖然詹伯慧《廣州話正音字典》將之列為又讀),例如,很少人將“島嶼”讀作“島與”的。

有人認為,“嶼”的較佳粵語讀音應為“魚”,澳門語文學會的胡培周先生即是其中一位。到底“嶼”字的較佳粵音應為“敍”或“魚”?語文學家曾鳴先生曾與胡培周先生有過一番爭論,筆者不擬在這裡引述,有興趣的讀者可參閲下列刊物:
1.        胡培周《也談“爭”和“嶼”的讀音》(刊《語林》152期);
2.        曾鳴《從“大嶼山”讀音說起》(刊《語林》155、156期);
3.        胡培周《再從“嶼”的讀音談起》(刊《語林》157期);
4.        曾鳴《如何選擇“較佳”粵讀》(刊《語林》163、164、165期)。
5.        曾鳴《大嶼山的粵讀》(第四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發言稿,1993,香港)

對於上述兩位先生的論據,筆者較為偏向支持曾鳴先生,因為他提出的根據比較客觀,而胡先生之主要論據只是“粵語讀音應與普通話對照一致”,但如果依這一原則,則粵音亦應讀作“與”而非“魚”,另胡先生提到“與”字古通“歟”,故“嶼”讀作“魚”,筆者認為有點牽強。
至於香港大嶼山的“嶼”字讀作“漁”,主要原因是當地人一直堅持沿用舊名“大漁山”或“大嵛山”(這稱謂的緣起,也許亦與“大漁山”之讀音有關)之讀音。對此,曾鳴先生曾作考證,其所引之古籍如下:
1.        康熙年間出版之《新安縣誌》(靳文謨主編)中卷三《地理志》:“大奚山,在縣南一百餘里,一名大漁山。”
2.        《大淸一統志》卷一四四《廣東山川》:“大奚山,在新安縣南,一名大漁山。”
3.        道光年間,兩廣總督阮元巡視大嶼山,將其稱爲“大嵛山”。(引自劉澤山《香江夜譚》,三聯書店(香港)有限公司1990年4月初版,第84頁)
4.        淸代三水學者范端昂在《粵中見聞》中將大嶼山稱爲“大魚山” (范端昂《粤中见聞》,廣東高等敎育出版社,第134頁)
5.        根據王雲五《中國古今地名大詞典》(商務印書館1925年版)所注:“大奚山,在廣東寶安縣南,一名大漁山,亦名大嶼山。”
又曾鳴先生另據古籍考證得「“大嶼山”一名始見於淸代康熙年間的《新安縣志》;但“大漁山”之名卻遠在淸代之前。」



 樓主| 秋雁 發表於 2016-10-15 21:36:20 | 顯示全部樓層
嶼的普通話舊讀為xu4,與“序”的讀音相同。在粵語中,“嶼”與“序”之讀音亦完全相同。而今海峽兩岸對“嶼”之普通話讀音已官定為yu3,與“與”的普通話讀音相同。如果粵語要跟隨普通話,則亦應讀為“與”(與“語”同音),不應讀為“歟”,至於胡培周先生認為“與”古通“歟”,故讀“歟”(取今讀,屬陽平音調,與“魚”同音)亦算是跟隨普通話,此說筆者認爲有點牽強(正如“介”與“个”,古亦互通,但今天絕不能相混),不予認同。何況兩岸政府並未規定“嶼”之粵語讀音一定要跟隨普通話變更,故筆者認爲,照舊讀作“序”是較佳之選擇(“大嶼山”一詞例外),也符合從眾從俗的趨勢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申請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機版|小黑屋|澳門中華詩詞學會

GMT+8, 2024-4-22 02:5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