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澳門中華詩詞學會

 找回密碼
 申請註冊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3747|回復: 18

聯王府

  [複製鏈接]
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2 23:57:16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後由 陋筆 於 2016-1-23 10:34 編輯

又是一個熱鬧的墟期,周志德如常在〝周方米舖〞打點一切。

周志德本來是個解元,但家鄉一場瘟疫使父母雙亡,他便往京城投靠伯父周方。

周方夫婦並無子嗣,對周志德視同己出。周方知道這個侄兒才華出眾,但每次勸他去考取功名,

周志德總是說不是時候。

周方也明白侄兒有感家中兩老年事已高,只想侍奉在側,自身的事就不多想了。

周志德長得劍眉星目,強壯也溫文有禮。街坊鄰里都很喜歡他,三朝四日就有媒人上門提親。

周方夫婦當然希望添個媳婦,可是志德卻從來沒有回應過一個,總有一大堆理由推搪。

周方拿他沒法,也只好聽候上天安排了。

周志德擅長對聯,周方米舖門口掛著的一副聯便是他的手筆。

拱手新芽承露澤,低頭熟稻謝天恩。〞對於一間賣米的店子,這門聯文雅不過了。

但在市集出入的人,懂得欣賞的並不多,反而對這聯的書法讚好的就為數不少。

墟期來買米的人不會特別多,周志德應付裕如,還有空閒看看熱鬧的人群。

但這日,他的目光卻被遠處的兩主僕吸引過去了。

那公子的臉上雖然有鬍子,但看上去就知是個女扮男裝的,

那書僮更是眉清目秀,明眸皓齒,換回女服的話,肯定是個美人兒。

兩主僕東張西望的朝米舖方向走過來,還不時指指點點,說說笑笑。周志德一直留意著看得出神。

兩主僕走到米舖對面的禽畜店,適值店主餵豬。

那些小豬爭著吃飼料的模樣煞是可愛,其中一隻小豬的鼻旁還黏著一塊長長的菜葉走來走去。

那假公子和假書僮被逗得樂了,卻不敢放聲大笑,他們用手袖掩著半臉,肩膊不時聳動,一副女兒態。

書僮忽然若有所得的說:〝公子,鼻下插蔥豬扮象。你看看可以怎麼對。〞

公子被這忽然一問愣住了。接著的是,兩主僕都各自沉吟思量。

額前頂栗鴨充鵝〞。周志德按捺不住對上了一句。兩主僕循聲回頭望過來,卻看見這帥哥

兒指著禽畜店的三鳥籠。

他們又回頭看看籠裡的鴨和鵝,跟著就撫掌叫好了。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01:52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陋筆 於 2016-1-23 10:35 編輯

書僮率先走到周志德跟前,說:〝兄台才思敏捷,對得太好了!人家說大隱隱于市,今天咱們算是明白了。〞

聽到這嚦嚦鶯聲,周志德證明自己沒有猜錯了,但也沒有戳破他們的意思,以免尷尬。

周志德拱手道:〝小生喜歡對聯,一時技癢,打擾兩位雅興了。〞

書僮連聲說:〝怎會,怎會!兄台若不出手,我和我家公子肯定要苦思幾天啊!〞

公子也過來了,拱手道:〝兄台對句果是不同凡響。〞

周志德謙謙的說:〝那裡!那裡!〞

這時,書僮指著米舖的門聯說:〝這對聯也是兄台的手筆吧,寫得真好!〞

周志德還未回言,公子卻說:〝我家小姐,啊!不!我家公子,就是我,早前有個出句還沒想到好對句,

還請兄台參詳一下。〞

周志德點點頭說:〝好啊!大家研究一下。〞

公子朗聲吟起來:〝線轆繫風箏,高低打結。這個有點難啊!〞

周志德想了一下便說:〝銅錢連玉扣,上下穿竉。可以這樣對的。〞

書僮拍起掌來連聲叫好,接著說:〝咱們談了這麼久,還未請教兄台高姓大名啊!〞

周志德道:〝小生周志德,敢問兩位尊姓大名。〞

兩主僕正欲回言,卻聽到街裡一片大呼小喝之聲。

一個衣著光鮮的高個子帶著七八個壯實家丁朝米舖走過來,沿途呼喝著要人讓路。

一個路過米舖的老婆婆被嚇得幾乎跌倒,周志德快歩上前一把扶著。

這時候,公子大踏歩上前攔著一干壯漢說:〝你們這樣大呼小叫,成何體統?看啊!嚇倒人家了。〞

一群家丁哪敢答話,高個子卻說:〝你別多事!表姨丈叫我來找薇兒的。〞

說到這裡,書僮搶上前打斷高個子的話,說:〝回去再說吧!〞

周志德安撫了老婆婆,就上前為公子書僮解圍。

他走到兩人的前面,對高個子說:〝別欺負我的朋友,京城可是個有皇法的地方,少胡來!〞

周志德挺直腰板站在高個子一干人等前面動也不動。

高個子卻左右游走了兩歩,上下打量一下這個了無懼色的人。

跟著輕蔑的說:〝這算是逞英雄麼?暴躁頑驢停立久。〞一眾家丁附和笑起來。

周志德即時冷冷的回應一句:〝橫蠻野狗叫囂喧。〞

周圍笑聲嘠然而止。高個子一怔,之後說:〝下里巴人,也懂對聯麼?破寺焉容無量佛,我看你

就只有這兩下子吧!〞

這種以對聯所作的口舌之爭,周志德哪會給比了下去,

當下便說:〝小壇可奉巨靈神。對聯可不是大戶人家專有的。池能棲月休嫌小,鏡可容人莫論深

不要小覷別人了,謙虛點吧!〞

高個子一時語塞,正要發難,書僮這邊便推了公子一下,

公子上前便說:〝不是找薇兒回去嗎?還呆在這裡幹嘛,出醜還未夠嗎?〞

書僮行前一歩,眾家丁即時讓出一條路來。書僮回眸跟周志德說了一句〝後會有期〞,便和公子離開了。

倒是高個子還狠狠的留下一句〝小子,走著瞧!〞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05:05 | 顯示全部樓層
圍觀的人鼓掌歡呼了,交口稱讚周志德見義勇為。

這時候,周方夫婦聽聞米舖出了岔子,趕到來了,還和那班人打了個照面。

周方知道事情始末之後,縐著眉說:〝這下子可麻煩了,那高個子叫做杜勝雄,

是禮部侍郎杜從誨的長子,這人惹不得啊!還有那些家丁,看衣裝就知是聯王府的人。〞

〝什麼聯王府,是對聯的聯嗎?〞周志德覺得聯王府這名字很有趣,便開腔這樣問。

周方喝了一口茶,繼續說下去:〝志德,你來京城兩年多,都躲在舖子裡工作,京城的人事,你都不大清楚。

這個聯王朱嶽,是先朝皇帝的十四世孫。當今皇帝欣賞他的對聯才華,況且對先朝宗室給點好處,也算表示

了當今皇帝大度,所以賜封了一個聯王的頭銜。雖然不是有實權的皇爺,但朱嶽可切切實實是個大富商。他

是全國最大的米商,我們店舖就是跟他買米的。〞

周志德聽了伯父這麼說,便追問下去:〝伯父,這聯王是否有個女兒呢?〞

周方聽到志德這樣問,面色一沉的說:〝這個不要問了,想也別想啊!朱嶽夫人是京城四大美人之一,可惜

第一胎就難產而死。年少喪妻,朱嶽沒有續弦再娶。聽聞他的女兒比娘親更加貌美,但朱嶽愛惜女兒如珠如

寶。有一次元宵燈會,他女兒偷偷地出門看花燈,卻被一個登徒子纏上了,出言調戲還貼了一副對聯在她的

裙子上,寫著「撲蝶繁忙因獵艷,摘花倉促為偷香。」之後,那人因為倒賣官米,被判充軍了。〞

周志德便說:〝伯父的意思,是朱嶽栽的贓嗎?〞

周方說:〝倒也不是。那人也不是個善類,但以聯王的地位,要抓一個人的錯處也不難。總之,無論那公子

是否聯王女兒也別去想了。還有杜勝雄,忍忍氣避一下吧!貧不與富鬥,富不與官爭啊。〞

周志德添了熱茶,安慰周方說:〝伯父請放心,那個公子可能就是聯王的女兒,我倒沒什麼感覺。反而那個

丫環,就是那個書僮,她的文采氣質確是與別不同。〞

周方放下茶杯,嘆了一口氣說:〝乖侄兒,丫環也別想啊!偌大一個聯王府,就只有四個丫環,每個都文才

出眾貌美如花,幾多公子哥兒到聯王府想討個丫環為妻也碰得一鼻子灰。到去年,才有一個嫁了給武狀元。

聽伯父說,不要想了!〞

周志德滿口應承,但心裡始終念念不忘那佳人倩影。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10:04 | 顯示全部樓層
幾天過去了。六月初一,是周方的誕辰。周志德趕忙做了半天生意,早點關門準備為伯父慶祝生日。

就在這時,又一個美人兒出現在周方米舖門口,當然還有聯王府的家丁護送。

美人兒看見周志德便說:〝奴婢是聯王府的竹兒,請問閣下是周志德周公子嗎?〞

周志德面露喜色答道:〝正是在下。請問竹兒找在下有何貴幹?〞

竹兒雙手呈上一個請柬,說:〝我家小姐邀請公子一聚,她說請柬上有日子,時間,地點,望公子依約赴會,逾

時不候。小姐還有一個口信命竹兒轉告公子,「夢醒焉知仍在夢,緣慳確信乃無緣。」小姐說公子自會明白。〞

竹兒看看米舖門上貼上的〝東主有喜,明天啟市。〞的啟事,便說:〝周公子家有喜事,竹兒不打擾了,告辭!〞

周志德趕忙上前說:〝竹兒姐,小生赴約,未知可否見到薇兒姑娘呢?〞

竹兒有點詫異,但是嫣然一笑的說:〝薇兒是我家小姐近身侍婢,自小形影不離,見到小姐也必定見到薇兒啊,〞

周志德喜形於色,說:〝謝過竹兒姐,小生恭送。〞

回家之後,志德向伯父告知一切,周方卻是憂心忡忡。周志德打開請柬一看,裡面只有三行字,〝兩列雙行想半回

,桂旁兔伏疑為柳,顛倒排名由甲起。〞

周志德心想,這聯王千金也真的刁鑽。要知約會日子,時間,地點,非要對出對句不可。這幾個都是高難的機巧句

,可對的並不多,想到合適對句的話,指示會相當清晰的。

周志德獨自沉吟:〝九橫六豎猜三日,兩列雙行想半回。兩列雙行是個口字,就是半回。而九橫六豎是個晶字,也

就是三日。今天初一,那就是後天了。〞

周志德繼續研究第二句,他又喃喃自語:〝桂旁兔伏疑為柳,宇下龍游總是宸。兔為卯,龍為辰。這時間是卯時入

辰時的時候,大清早啊!〞

到第三句了,〝顛倒排名由甲起〞。周志德對京城地方根本不熟悉,茫無頭緒。志德雖然高高興興的為伯父祝壽,

但心裡卻一直盤算著對句。

飯後,周方看出侄兒面有難色,便說:〝乖侄兒,不要強求了!緣慳一面也許是天意啊!〞

周志德卻說:〝顛倒排名由甲起,循環看日果東來。這個對句不作二想了,但就算聯想到觀日亭,小姐也絕不會半

夜起來摸黑登山的,究竟是什麼地方?〞

周方聽後面色大變,便說:〝聽伯父說,不要再想了。〞

夜深了,周志德輾轉反側,無法入睡,便起床繼續思索。他隱約聽到伯父母的聲音,就過去看一看他們睡著了沒有。

周方夫婦並未有睡,志德聽到伯娘說:〝老爺子,你何不告訴志德,東來亭就在聯王的西郊別苑呢?你看志德這麼

苦惱,忍心嗎?〞

周方卻按著夫人的手說:〝別說啊!我就是不想他知道。聯王連嫁出一個婢女也千挑萬選的找個武狀元。現在說的

是他的掌上明珠啊!志德才一個名不經傳的解元,聯王哪會看得上眼。還有那個杜勝雄,他早有覬覦聯王千金之心

,怎會讓人奪他所好。志德此去危機四伏,我不要他冒這個險。記著不要說了,睡吧!〞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14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周志德聽後悲喜交雜,伯父一心維護自己,志德好生感激。但薇兒是自己的一生所愛,況且,他喜

歡的並不是聯王千金,周志德決定以身犯險。

六月初三了,周志德不露形跡的如常開舖,志在瞞過伯父,暗中卻叫好友料理一切。一大清早,就

獨自逕往西郊別苑。

辰時將至,周志德來到別苑門前,卻早有一眾家丁把守,還站著一個道骨仙風的中年漢。周志德呈

上請柬和拜帖。

中年漢看後便說:〝本人是聯王府總管李達。聯王府有例,並非聯王邀請的客人,必須應對三個對

句。如果通過了,王府上下自必妥善安排。〞

周志德看著時間緊逼,馬上便說:〝好!請李先生賜句。〞

李達當即吟道:〝光穿瓦孔單頭棍。〞

周志德從容回對:〝風入窗緣兩面刀。〞

李達一臉欣賞的說:〝好急才!春雷乍響苞張眼。〞

周志德爭取時間,思索一下便說:〝夜雨長敲草叩頭。〞

李達暗中叫好,口裡卻說:〝時間無多了,最後一句,煙從西灶起。〞

這是個配上方位詞的拆字聯,周志德一時間對不上,越急越亂,思緒無法集中。

正在這時,糧倉有來人稟告總管說:〝李總管,運大米的船隊靠岸了,請總管派人點收。

李達拂一下手說:〝知道了,你先回去糧倉打點一下。〞卻在這個時候,李達聽到一個高興的聲音

大聲唸出一句〝乘自北禾歸〞。

李達回頭看看周志德,向來冷漠的臉露出了笑容。李達說:〝好機靈的小子!人來!帶周公子到東來亭侍候。〞

聯王果然氣派非凡,一幢別苑就有四座亭台。周志德催促家丁們走快一點,不多久就到了東來亭。

周志德老遠就看見朝思暮想的薇兒。薇兒穿起女服更是國色天香。她給了一個手勢,家丁們全都退下了。

周志德快歩上前,一時情急,衝口而出就是一句〝薇兒姑娘,你好!〞

薇兒一臉嬌羞,明知故問的說:〝周公子何以知道我就是薇兒?〞

周志德自知失態,臉一紅就說:〝實不相瞞,當天小生已看出薇兒姑娘和你家小姐是女扮男裝的,為免

尷尬才不便明言。小生知道聯王府是個什麼地方,這次實在是機會難逢。請恕小生唐突了,小生對薇兒

姑娘一見難忘。非獨顏良得寵 ,還因智永流芳。小生此來並非為見聯王千金,其實只想向薇兒姑娘表白

一番。小生自知冒昩,行為淺陋,但。。。〞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19:16 | 顯示全部樓層
薇兒一臉通紅,但笑臉卻是甜絲絲的。她輕輕的說:〝交淺言深,雖云淺見多深意。曲高和寡,

但願高才不寡情
。難得公子對小婢如斯眷愛,明知犯險也來見小婢一面,小婢感激。〞

周志德兵行險著,終於明白薇兒的心意了,便說:〝還說什麼公子小婢了,薇兒,就叫我志德吧

!我雖然不知道小姐今天約我前來所為何事,但如果有什麼出人意表的,我會向小姐坦言相告,

決不有負於你。〞

薇兒卻幽幽的說:〝薇兒所見,那天之後,小姐是喜歡了你啊!這幾天她還不時吟著一句「鶼鰈

情深魚伴鳥」。〞

周志德卻笑著說:〝鶼鰈情深魚伴鳥,鯤鵬志大鳥離魚。薇兒你給小姐對這個看看嘛。〞

薇兒笑了,說:〝德哥博學多才,為何不去考個功名幹一番事業呢?〞

周志德答道:〝銀河不渡伶仃客,金榜難留淡泊名。伯父母收養了我這個孤兒,恩重如山。要考

試的,兩老又要操持店務了,於心何忍啊!若然考上了當個官,派到外地就不能侍奉兩老了,不

淡泊也不行的。〞

薇兒聽後又幽幽的說:〝德哥要是娶了我家小姐,定可飛黃騰達,也可以留在京城,豈不兩全其美。〞

周志德卻正色道:〝何堪珠玉依裙帶,可恨皮毛蔽冕冠。薇兒相信我,我周志德絕不是那種只想

附鳳攀龍的薄倖郎。〞

薇兒很高興的說:〝藤蔓無行,欲得盤纏多結附。竹枝不折,誠為通達有承擔。德哥,我信你!〞

薇兒拿起酒壺為周志德斟上一杯,說:〝小姐可能快出來了,德哥先喝一杯等一下吧!〞

可能心情太興奮了,薇兒把酒杯都斟滿了,還溢了出來。

周志德打趣說:〝不打緊!薇兒,酒溢杯緣雕鳳飲,也給它喝一口啊!〞

薇兒莞爾一笑說:〝琴閒樹下落花彈。待薇兒為德哥彈奏一曲。〞

周志德陶醉在薇兒的琴音中,卻在這時,竹兒慌忙的走過來說:〝老爺來了!先迴避一下吧!〞

薇兒一臉憂思的隨著竹兒離開了。

周志德獨個兒留在東來亭。不一會,聯王朱嶽與一個人談談笑笑的歩入東來亭,總管李達畢恭

畢敬的跟隨在後。

周志德雖然未見過朱嶽,但看李達的神情,來者何人也一清二楚了。周志德弓身守候。

李達上前引見,說:〝這位是當今太傅裘進裘大人,這位是咱家老爺聯王朱嶽。兩位大人,這

位是聯王府的訪客,解元周志德。〞

周志德恭敬的上前弓身說:〝晚生周志德,拜見太傅大人,拜見聯王。〞

裘太傅說:〝周公子是有功名在身的人,免禮了!〞

朱嶽說:〝太傅請上座,周公子也先坐下再說,李達,備酒!〞

大家主次就座之後,朱嶽說:〝李總管說,周公子應小女之約前來會面,有這樣的事嗎?〞

周志德回言:〝確有此事。但,晚生此來並不是想見聯王掌珠的。〞

裘太傅呵呵大笑說:〝有趣!有趣!老朱,幾許貴介皇孫為見令千金一面花盡心思,大都落得吃

閉門羹。這解元郎千辛萬苦過了李總管三關,現在卻說這個,真是嘖嘖怪事。〞

朱嶽面有慍色的說:〝那,解元郎到這裡所為何事?〞

周志德鼓足了勇氣說:〝晚生來求親的。〞

裘太傅和聯王都愕然了。朱嶽稍為平伏一下才說:〝你不是為了小女而來,現在又說要提親,你到

底喜歡誰了?你又憑什麼要本王應承?〞

周志德說:〝回聯王,晚生與貴府丫環薇兒兩情相悅,為求得見心上人,逼不得已出此下策,藉聯

王千金之約前來提親。還請恕罪!聯王府有例,只要對上聯王三個命句,聯王是有求必應的,晚生

願意一試。〞

裘太傅又再呵呵大笑了,說:〝有趣!有趣!老朱,解元郎看上了你家薇兒,可能未見過令千金了。

但既說是兩情相悅,也不必怪責解元郎了。規矩是老朱你定的,老夫卻樂於當個裁判,你就成人之美

吧!又或者,解元郎未必過到你的三關啊!〞

朱嶽說:〝好!本王就立下字據,周解元若能對上三個對句令太傅滿意的,本王就把婢女薇兒許配給你。〞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22:20 | 顯示全部樓層
李達捧來香爐作計時之用,朱嶽一手就把香枝折掉一半說:〝你有錯在先,本王罰你時間減半。第一句,

破竹為薪,連環船失火。〞

李達剛剛把香枝點著,周志德已對了下比,說:〝聯刀作剪,比翼鳥裁衣。〞

裘太傅拍起掌來說:〝快而準!老朱,英雄出少年,這第一關,老夫說通過了。〞

朱嶽說:〝太傅言之有理,第二句了,喜帖遞官衙,朱桓樂進。〞

周志德想了想,面有難色,但眼見香枝已快燒完,他硬著頭皮的說:〝狂風吹帝傘,黃蓋虞翻。〞

裘太傅聞言臉色一變,喝道:〝大膽!怎麼出此大不敬之句?〞

周志德欠身謝罪說:〝稟太傅,朱桓,樂進,皆是三國時人。晚生不得已用上黃蓋和虞翻作對。當今皇上

英明,酷愛對聯,聖上亦有「君頒詔諭臣參疏,人寫詩詞鬼畫符」的戲對。若知晚生今日為對而對,為愛

而對,或許亦不會問罪。若然有錯,晚生願承擔一切後果。〞

裘太傅聽後也覺有理,說:〝這第二關,算解元郎通過了,但日後若然龍顏不悅,就休怪老夫頂證了。〞

周志德謝過裘太傅,險險的過了第二關。

朱嶽又開腔了:〝太傅寬宏,本王卻要罰你。這第三關,本王只會給你十秒時間。對不上的,你就要立即離開。〞

周志德別無選擇,只好應承。朱嶽拿出鍍金袋錶準備計時,然後說:〝你看見那邊木工留下的鋸木架嗎?

像什麼?「木馬無頭三隻腳」,開始計時。〞

朱嶽看著袋錶一秒一秒的跳動,口裡還在倒數:〝七,六,五,四。。。〞

周志德忽然高聲說:〝金魚沒尾兩邊身。〞

朱嶽笑了,說:〝要蒙混過關麼?金魚沒尾兩邊身,哪是什麼東西?〞

周志德指向朱嶽的手掌說:〝那是聯王手上的金錶。〞

裘太傅也望了過去,那袋錶是掀蓋的,表面還刻有波浪紋,十足一條沒尾的開邊金魚。裘太傅拍案叫絕,

說:〝周解元果然高才,而且機智過人。老朱,你把薇兒許配給他,可是一個福緣哩。此子終非池中物,

薇兒有福啊!〞

朱嶽說:〝既然太傅這麼說,本王也不會食言。李達,叫薇兒整裝出來,本王為她主持這門親事。〞

周志德謝過聯王和太傅。開心極了,等待薇兒出來的時間變得興奮又漫長。但是,當看到薇兒歩入東來

亭的時候,周志德竟是晴天霹靂,他大叫一聲:〝怎麼會是妳?〞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24:47 | 顯示全部樓層
眼前的薇兒就是當天米舖前的公子。周志德口中不斷喃喃的說:〝怎會這樣的?〞

朱嶽看到這情形就對周志德說:〝本王已如你所願,把丫環薇兒許配予你,周解元應該心滿意足了。

擇個日子成親吧,薇兒的嫁妝是黃金千兩,本王不會待薄薇兒啊!〞

裘太傅覺得這光景煞是奇怪,怎麼周志德心願達成卻是這種表現。丫環薇兒,裘太傅可算是看著他

長大的。周志德立下字據要娶她為妻,成事了好應高興。裘太傅大惑不解,心中也說著〝怎會這樣的?〞

這時的薇兒已經梨花帶雨,幾乎要崩潰了。她走前幾歩,噗通一下就跪在聯王跟前說:〝老爺,事

到如今,請恕薇兒忤逆,小姐在房中哭得死去活來,薇兒心如刀割啊!〞

朱嶽不待薇兒說下去,呼喝李達把薇兒帶回房中。

裘太傅出言阻止了,說:〝且慢!老朱,這本來是你的家事,但今日老夫做了這個中人,一定要弄

個明白。薇兒,你說下去吧!〞

薇兒向太傅和聯王叩了個頭,跪著說:〝我家小姐名叫朱筱薇。與小婢同名,但小姐不嫌,叫小婢

無須改名。在聯王府,下人只稱他做小姐,小婢才是薇兒。府中只有老爺和一眾長輩親屬才會叫小

姐做薇兒的。那天,小婢和我家小姐偷出市集,小姐對周公子一見鍾情,所以叫竹兒投函相約,想

不到會搞成這樣的。〞

看到朱嶽面有慚色,裘太傅明白是什麼一回事了,他忿忿的說:〝老朱,你早就知道這事的。這分

明是個圈套。你設了這個移花接木之計,也不要把老夫拉進這趟渾水啊。相識幾十年,你。。。哎!

這件事,老夫不管了!〞

朱嶽上前拉著裘太傅的手臂說:〝老裘,老裘,別動氣!都是勝雄那兔崽子出的餿主意。本以為周

志德討到個如花似玉的薇兒就會干休,誰不知?〞

裘太傅嘆了一口氣說:〝老朱,當年老夫一手撮合晴蘭和你的親事,晴蘭早逝,你也沒有續弦,當

知什麼叫做一往情深。為什麼現在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啊?〞

朱嶽垂下頭說:〝薇兒越大越像晴蘭,我,我就是捨不得她出嫁啊!而且,這個周志德也沒有出息,

若是談情能果腹,何須幹活去勞神。哎。。。老裘,就給我一點時間善後,準叫你滿意為止。〞

裘太傅走了,朱嶽叫李達把周志德也送走了。朱嶽沒有責備薇兒,只叫她看護著小姐。之後,獨自

一個人坐在東來亭吃悶酒。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27:30 | 顯示全部樓層
周志德回到家中,跌坐在椅子上。周方頓感大事不妙。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,周方便說:

〝伯父並非阻撓你談情說愛,但我早知聯王不欲女兒出嫁,而且杜勝雄詭計多端,必然從中作

梗。伯父想你死了這條心,哎!天意。〞

周志德無計可施,在家呆了三天,茶飯不思。

第四日黃昏時分,周家門前來了一輛四頭馬車,一到歩就有一個人跳出車來。這人高叫了一聲

〝聖旨到〞。周家三口慌忙跪地接旨,那人也不打話,一把拉起周志德便說:〝聖上有旨,傳

周志德入宮。〞

周志德說:〝待草民先去換件衣服。〞

來人卻說:〝車上有合適衣服了,邊行邊說。〞

那四頭馬車金碧輝煌,原來是皇上坐駕,用上這輛車,主要原因是〝快〞。

在車上,來人拿了一套官服叫周志德換上。一邊說:〝我是大內總管安昌慶,你現在是翰林學士

周志德了。今天,很多外國使節帶了當地頂尖聯家進宮,名為交流,但應該是有備而來的。他們

出的句包羅萬象,奇奇怪怪的都有,有很多還隱藏了當地人事的特色。聯王府和翰林院,幾個狀

元似乎也招架不住了。裘太傅向皇上推薦你,你好自為之,一舉成名或者是一條不歸路,看你的

本事了。〞

周志德整理好衣冠,向安昌慶追問聯王等人現況如何。安昌慶說:〝聯王勉強還可支持,倒是一

句「過門都是客」,杜勝雄對了「俯首便稱臣」。皇上大為不悅,把他逐出宮了。你也小心為上。〞

周志德謝過安昌慶,馬車也到宮門了,果然快!

甫到大殿,周志德看到很多操流利漢語的外國人,身上都有漢字名牌。聯王等人額角冒汗,顯然,

情況相當狼狽。

有個叫柏立圖的人,正在高聲說:〝勾三股四弦為五,貴國名為商高定理,而我國就名為畢達哥拉

斯定理。數學上可謂不相伯仲。對聯是貴國國粹,但怎麼卻因為一道數題被難倒了。〞

周志德眼見柏立圖出言咄咄逼人,也不待安昌慶引見,直闖金鑾殿去了。

周志德向皇帝施禮說:〝臣翰林學士周志德來遲,望皇上恕罪。〞

裘太傅向皇帝耳語了幾句,皇帝就說:〝周卿家替朕辦事來遲,何罪之有?賜座!〞

周志德謝主隆恩之後,皇帝便說:〝周卿家既然來了,就和柏立圖切磋一下,接下這句吧。〞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31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〝臣領旨!〞周志德說完這句,就回身向柏立圖說:〝勾三股四弦為五,此句出自我國《周髀算經》,比貴

國所說的畢氏定理早五百多年。此句雖非先生原創,但在計算上要求精準,我就對一句,闊萬長千積乃京。〞

柏立圖不甘奚落,便說:〝矩形面積公式,我當然知道,但京城雖大,總沒有一千萬方里吧,也不會如斯齊整。〞

周志德乾笑兩聲,說:〝柏立圖先生精於數學,但為何沒看過我國的數詞單位呢?一京就是一千萬啊。〞

柏立圖出糗了無話可說,低下頭喝酒去了。

這時,另一個叫戴加星的站了起來說:〝周翰林博學多才,請試對我一句,四面雲山君莫臥。〞

周志德心想,莫臥兒皇朝是古國印度最昌盛的年代,這個戴加星也彬彬有禮,對句不宜過份。於是說:〝好

句!好句!我就對,一方風月我朝歌。〞

朝歌是商朝政治文化中心。這一對,戴加星是稍勝半籌了。但戴加星卻看出周志德有心相讓,不至局面太僵

而已。所以拱手稱讚道:〝朋友,對的好!〞

鄰座的馬仲尼不服氣,對戴加星說:〝數語美言,難孚眾望。〞

周志德看到戴加星被隊友這麼反難,顯得手足無措,便上前解圍說;〝一評中肯,可解群疑。戴加星先生謙

虛而已。或者馬仲尼先生賜個句看看。〞

馬仲尼便說:〝貴國有聖人孔丘,字仲尼,和我的譯名一樣,我就出一個謎聯,仲尼登絕頂。〞

周志德當即說道:〝丘在山上,是個岳字。我對,老子過雄關。〞

馬仲尼想不到周志德這麼快就對上了,說:〝老子姓李名耳,騎青牛出函谷關,是門下過了。這是個聞字。

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,這兩個典故實在是絕配。周翰林才思敏捷,馬仲尼甘拜下風。戴加星先生,剛在出

言妄撞,真抱歉!〞

周志德打圓場地說:〝兩位都是我國國賓,聯中高手,我敬兩位一杯。〞

另一邊廂,聯王朱嶽樂得清閒,對李達說:〝這小子連過我們六關,要過這雄關也是易如反掌,應該還有

好戲在後頭啊。〞

不出聯王所料,華利沙和白拉咸商量了一會,雙雙上前。白拉咸說:〝先生高才,就算在任何國家亦必可

平歩青雲,正是,才及蕭邦蕭伯納。〞

周志德一聽之下,這句稱讚是假,為難是真。本來亦想到對句了,但幾天前的一句〝黃蓋虞翻〞弄到幾乎

不可收拾,餘悸猶在。當今聖上就在身後,如何是好?

周志德下意識轉頭望一望皇帝,皇帝卻示意他儘管回對。

經一事,長一智。周志德畢竟也學精了。便對白拉咸說:〝方凌李典李君虞。不是每個國家的皇帝都像我

國的皇上英明,既得侍軒轅,又何必去歸附蚩尤呢?〞

〝蕭伯納是我國文豪,李君虞是誰?這不是虎頭蛇尾嗎?〞白拉咸發飇了,華利沙要阻止也來不及。

周志德卻輕鬆的說:〝李君虞是唐朝大詩人,官至禮部尚書,還不夠嗎?〞

華利沙一邊拉著白拉咸回座,一邊耳語道:〝李君虞就是寫《江南曲》的李益啊!回座吧,這小子不惹為妙。〞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34:19 | 顯示全部樓層
艾沙龍按捺不住了,藉著幾分酒意,上前便說:〝周翰林經天緯地之才,就是來到我國,也必然

錢途無限,錢銀的錢啊。〞這一句引得幾位個外國使節笑了起來。

艾沙龍接著說:〝貴國泱泱大國,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。唯周翰林字字針鋒相對,口下不饒人,

正是,摩西過海不留堤,難存厚道。〞

艾沙龍借酒張狂,周志德有點氣了,就不客氣的說:〝摩西過紅海,難存厚道是先生自家發生的

事。我國人民,對內以忠孝為本,對外以禮義為先。文人更是重節輕財,視富貴如浮雲。正是:

桓景登山非伐木,豈為高薪。我輩豈會終日與孔方兄結伴同遊,如影隨形啊!〞

鄰座的馬仲尼和戴加星聞言大聲叫好。該國使臣看到哄堂大笑,極為尷尬,便離座向皇帝施禮,

說:〝艾沙龍酒後失言,抱歉!我們先行告辭了。〞

皇帝邊笑邊說:〝正如周卿家所言,我國乃禮義之邦,這小小插曲無損友好的。〞

艾沙龍鎩羽而回,但座上當然還有想挑戰的人。魯司基上前說:〝我也有一句,請周翰林賜教,

紅牆欺北雪,毋虞南雪。〞

周志德心想,這個地理位置,不是要把我國比下去嗎?他馬上要討回面子,便對句說:〝赤壁領

東風,壓倒西風
。如何?〞

魯司基看著自己先手也找不到甜頭,便口稱〝高才〞退回席去。

後有來者,馬東尼上前說:〝今天來到這裡的,都是各國的聯界高手,少說也有十多年的苦心鑽研

。正是,羅馬建成非一日。對聯這道兒也非牢不可破吧。〞

周志德說:〝西諺有云:羅馬不是一日建成的。說得對!我國最早的對聯距今千年,還包含了我

國幾千年文化底蘊。博大精深,絕不可能一蹴即就。邯鄲學步又千年。有些學者搞不明這是文學

藝術,還弄得不倫不類。〞

馬東尼漲紅了臉。周志德猛然醒起,對句這個〝邯鄲學步〞的典故用得過份了,當即說:〝就正

如貴國的歌劇堪稱天下一絕,與我國的粵劇京劇等可謂各有千秋。其他地方,要追上貴國的歌劇

水準,恐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哩!〞

馬東尼轉嗔為喜說:〝聽君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。多謝賜教!〞

周志德上前說:〝馬東尼先生言重了,互相交流切磋一下而已,周某要向先生學習的多著哩!〞

馬東尼雖然輸了對聯,卻很體面的回座去了。

裘太傅這時向皇帝耳語說:〝這周志德能言善辯,處事機靈,真是個人才!〞

皇帝說:〝太傅知人善任,推薦有功啊!是啊!這幫外國人玩夠了沒有。〞
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3 00:37:31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陋筆 於 2016-1-29 15:49 編輯

皇帝剛說完這句,就看到蓄著小鬍子的喬下撤踏歩出來,滿懷信心的說:〝周翰林似乎無所不知,無

所不曉啊!就請試對一句,學習日文誠勉強。〞

周志德本來已覺得此人面目可憎,而且現在不能說是〝雖無過犯〞了,這出句是個陷阱。日語漢字

〝勉強〞,就是學習的意思。幸好周家鄰人就有一個歸國華僑,教會了他不少日文,否則必著這道兒。

周志德輕蔑的說:〝學習日文,不太難吧,怎麼說勉強了〞

喬下撤一聽,心想周志德要掉落陷阱了,詭異的笑著說:〝那就恭聽周翰林對句了。〞

周志德大聲唸出一句:〝無馱漢字實徒勞。〞喬下撤登時一臉死灰。

周志德繼續說:〝日語漢字勉強,意思是學習,而無馱,就是徒勞的意思。貴國還在大量沿用我國文字哩

,要學習日文並不勉強,但不帶著漢字去學的話,可真的是徒勞了。破鼓頻敲多不懂,新蟬亂叫總無知。

糾纏在日語漢字上,哪來學得到對聯!〞

周志德連消帶打,喬下撤佈下的機關徹底失敗,甚至可說有辱國體,抱頭鼠竄回去。

禍不單行,蓄著大鬍子的莫利埃走過來了,還對喬下撤說:〝好好的一把鬍子,自已刮得所餘無幾了,還

要讓人家把眉毛也剃個清光,珍惜羽翼啊,呵呵。。。〞

喬下撤無地自容,退到一個陰暗角落去了。

莫利埃上前對周志德說:〝周翰林,經本人研究,對聯也不是什麼神奇的東西,只是搬弄幾個平仄聲而已。

正所謂,有法當成上律。難怪這對聯在貴國小兒皆曉。〞

周志德慢條斯理的說:〝莫利埃先生說對了一半,有法當成上律,這是基本功。但另一半是,無華總欠靈光

沒有創作,只跟著人云亦云的,又怎算是藝術呢?〞

莫利埃吃了一記悶棍,竟然湊近周志德耳邊說:〝周翰林,你贏了!幫個忙為我找個下台階可好,過門都是客啊!〞

周志德一聽到〝過門都是客〞這句,便輕聲對莫利埃說:〝啊!原來你就是剛才令杜勝雄被趕出大殿的那個。〞

莫利埃縐著眉說:〝這個,我也不想啊!〞

周志德對莫利埃說了一句〝放心〞,之後就高聲說:〝莫利埃先生精研聯律,基本功果然一流。配合貴國文

人的浪漫靈感,定可寫出詩情畫意的好聯啊!〞

一片掌聲之中,莫利埃給了周志德一個感激的眼神,跟著像走出來的時候一樣,昂首走回自己的座位去。

皇帝看看也沒有人再出來挑戰了,就說:〝朕今天很高興,各國聯界翹楚聚首一堂,相信大家也盡興了。〞

裘太傅接著說:〝聖上預備了御宴招呼各國使節和聯家,各位不醉無歸啊!〞

席間,周志德談笑風生,人緣甚好,竟喝了個酩酊大醉。

翌日,安昌慶又來傳召周志德入宮,這次來的是兩頭馬車。

周方夫婦知道侄兒出人頭地了,老懷快慰。

金鑾殿上,聯王府和翰林院人馬齊集,看樣子多是心情沉重。皇帝說話了:〝昨天的聯藝比試,聯王府和翰林院

的表現。。。不錯!周卿家技勝群雄,這個頭功。。。〞

周志德馬上上前一歩說:〝皇上,微臣認為,這次聯王府和翰林院能夠力壓群倫,裘太傅統率得宜,應記頭功。〞

其他人撿了一身彩,哪敢多言。皇帝說:〝好!為裘太傅記下頭功。周卿家功勞也不小,朕就賜你一個翰林府。

裘太傅投桃報李,上前對皇帝說:〝皇上,聯王府隔鄰有一亭園,用作翰林府,周翰林必然喜歡。〞

皇帝准奏之後,周志德卻上前跪在地上說:〝皇上,微臣尚有一求!〞

還沒有等周志德說話,聯王已箭歩上前弓身說:〝啟稟皇上,周翰林與小女筱薇已有婚約,他是求皇上主婚哩!〞

皇帝呵呵大笑說:〝還有這樣一樁美事啊,為何不早說?朕來主婚就是。〞

朱嶽和周志德聯袂歩出皇宮,周志德高興的說:〝高風大度千金諾,好岳父!〞

朱嶽也笑了笑說:〝博學多才萬事通,好女婿!〞

林泉 發表於 2016-1-23 05:11:21 | 顯示全部樓層
受益匪淺。
致禮。

點評

多謝林泉兄欣賞!  發表於 2016-1-24 12:19
鄭公子 發表於 2016-1-29 08:36:17 | 顯示全部樓層
雖無繡像,比繡像小說好睇好多。
 樓主| 陋筆 發表於 2016-1-29 10:06:02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陋筆 於 2016-1-29 10:07 編輯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hoto.p ... ;type=3&theater

多謝鄭公子欣賞!
陋筆為了這個小說,研究了一會(小畫家),為此小說做了一個封面啊!
吳銓高 發表於 2016-1-31 15:44:36 | 顯示全部樓層
如此妙筆,何陋之有?

欣賞!

點評

多謝吳兄欣賞!  發表於 2016-1-31 17:41
無名氏 發表於 2020-10-13 21:40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線轆繫風箏,高低打結;
銅錢連玉扣,上下穿竉。

寵字似屬18東的仄聲字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申請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小黑屋|手機版|澳門中華詩詞學會

GMT+8, 2024-2-24 02:0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